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专题 >

艺评 简平:看懂《夺冠》才知什么是真正的赢家

发布日期:2022-01-08 10:30   来源:未知   阅读:

  都说电影《夺冠》是一部很美的作品,将人们的记忆拉回到改革开放之初,有一种怀旧之美;几场比赛拍得惊心动魄,有一种沉浸感受之美;夺冠路上汗水、泪水、血水交融,有一种坚忍不拔的品格之美……但在我看来,这部体育题材的影片最美的是其有着一种思想的光芒、哲学的光芒。

  长期以来,我们的体育电影更倾向于赢者为王,观众也更喜欢欣赏训练和比赛时的各种激烈以及胜利时的癫狂,故事和主题很是单一,不外乎是因困难而生的动摇到意志的坚定,但却少有思想的力度,犹如平日里人们经常说的那样,“四肢发达而头脑简单”。当然,作为体育电影,描绘运动员的刻苦和拼搏无可厚非,只是仅仅停留在这样的层面,显然是过于单薄了。纵观当今世界上的体育题材电影,都力求在思想的深广度上作出更大的开拓,镜头从外在的竞技呈现探入到复杂的内心揭示以及对体育自身的反思。

  事实上,这是时代发展的过程,电影审美的进阶也是需要由时间积累的。我至今记得中国女排崛起时拍过的一部名叫《沙鸥》的电影,这部影片可说是在电影银幕上第一次对中国女排精神进行了阐释,我甚至认为《夺冠》的前半部分与其相当吻合。当时,观众对其中的一场重头戏心颤不已——女排主力队员沙鸥在与日本队的比赛失利后,在回国的轮船上,将获得的银牌抛入大海,她说“我要的是金牌,不是银牌”。在遭受一系列打击后,本已有退却之心的她重返球场,当上了女排的教练。经她培养的年轻一代女排运动员参加了亚运会。当双腿瘫痪的沙鸥在疗养院的电视里看到中国女排夺得冠军时,她激动得流下了幸福的眼泪,因为她认为一个运动员应该以自己的生命去赢得比赛,这是她生活的全部。可是,今天,《夺冠》显然超越了这部1981年上映的电影,这种超越不单是中国女排故事的起伏延续,而是注入了对体育运动和运动员个人生命的新的观照。

  我以为影片中的三场戏将《夺冠》送上了中国体育电影目前所达到的高层次。一场是中国女排主教练郎平集结队员,当众询问:“你们有谁并不喜欢排球?”一位运动员站出来说她不喜欢打球,她希望去读大学。郎平听后没有训斥,反而尊重她的选择,希望她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让她没有思想包袱地从容离开。一场是在管理层会议上,面对领导们着眼于求胜求赢,郎平没有再重复她当年所说的“再不拼就没有机会了”,而是说排球不是生活的全部,并让运动员懂得享受体育本身。另一场是在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与巴西队比赛前,郎平给主攻手朱婷发短信,对她说:你不要想着成为郎平,你要成为你自己。三场戏里的台词掷地有声,直击人心,显示了时代的进步,显示了观念的嬗变,这是《夺冠》对于中国体育电影在思想乃至哲学层面上的重大突破。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是以前的电影模式或范式,一个排球运动员怎么可以说自己不喜欢排球,而且还可以堂而皇之地离开?运动员们怎么可以不天天呼喊拼了命也要赢的口号,而且可以那么轻松坦然地享受体育运动本身的快乐与美妙?一个被众人关注的运动员怎么可以不抛弃个人的一切,向公认的全民偶像看齐,不去追求成为人们希望中的样子,而且可以自说自话地“活出个性”“活出自己”?先前的思维模式限制了我们对于体育的认知,尤其在附加了体育之外的太多东西后,体育的价值和意义在相当程度上被扭曲了,而这种扭曲导致了体育电影没有厚重的思想力量,看的都是比赛的紧张和刺激,以及运动员的魔鬼式训练,影片千篇一律地表达对于“胜利”与“成功”的膜拜和亢奋,而没有完成作为艺术的最终要求,即对变化的环境之于人的内心影响的反映,对内涵艰深的人性的揭示,对健全人格的探索和塑造。

  最近几年,国外的体育电影,如俄罗斯的《绝杀慕尼黑》、印度的《摔跤吧,爸爸》、法国的《陪练人生》、英国的《大叔花样游泳队》等等,无不在讲述体育运动故事的同时,展示运动员个人生活的多面性、与旧有观念的冲撞和对立、对个性的理解和认同,由此形成了一种新的体育电影美学,而《夺冠》基于对体育精神的再思考与再更新,正是对现代语境下的中国体育电影的全新构建。影片中的一幕令人难忘——郎平面对外国记者“为什么你们中国人那么在乎一场球的胜利”的提问时,她平静地回答:“因为我们的内心还不够强大,等有一天我们内心强大了,我们就不会把赢作为比赛唯一的价值了。”此时此刻,我深切感受到一部真正的好电影总是给人以思想的启迪,这也是电影艺术的灵魂所系。《夺冠》的燃点,与其说是训练和比赛激荡人心的真实再现,不如说是其思想的开阔、胸怀的拓展、目光的深远,而电影之美是因其闪烁着思想的光芒,让观众在电影里重新发现和认识生活乃至生命。(简平)